用小孩喜欢的绘本谈性别:小鸡系列

  2020-07-24 点击量: 969 点赞663

用小孩喜欢的绘本谈性别:小鸡系列

常常我们会以为,要有专门的性别绘本来跟孩子讲性别概念,但有时候这样刻意选择的主题反而会因为太与孩子的经验相反而难以得到共鸣。例如讲好动女孩也很好的绘本,就很难得到文静女孩的青睐,更何况我们常常把绘本跟生活分离,在讲绘本的时候跟女孩说「活泼文静都很棒」,但到了生活中,还是一直耳提面命「女生要坐有坐相」。

这样读绘本只是脱离现实而已。而且有时候,所谓「专讲性别」的绘本为了传达特定观念反而流于教条,对孩子来说并不那幺有趣。所以我觉得,跟小孩谈性别最好入手的绘本,就是孩子喜欢、反映生活现实状况、有很多细节可以讨论的书,整个阅读经验是有趣的,讨论起来就更贴近、但却能批判反省孩子跟我们一起面对的社会现实。

例如说好看的小鸡系列。小鸡一家人是典型的一夫一妻五个小孩组成的核心家庭(可能不太典型,毕竟现代人要生五个几乎不可能了),男主外女主内,但爸爸角色相对而言已经相当美好,回家会帮小孩洗澡(《小鸡逛超市》)、亲手挑选礼物跟孩子一起过生日(《小鸡过生日》)、假日没去打高尔夫球会带小孩去游乐园玩(《小鸡逛游乐园》)(注:「高尔夫球」梗是上週日去演讲,同台的北教大邱琼慧老师说,日本男人平日都加班,假日去打高尔夫球)。这种家庭样貌虽然已经「很不错了」,但就是因为「太」男主外女主内,「太」符合我们对于完美家庭的想像,反而有很多可以拿来比对检视孩子们的生活经验。

例如在《小鸡逛游乐园》中,一开始,小鸡就围着妈妈吵闹个没完:「好了没?好了没?」原来是妈妈正忙着準备去游乐园里中午吃的野餐,妈妈微笑着说:「快好了快好了。」

翻拍《小鸡逛游乐园》绘本内页。

我跟周米谜说,想要快一点不是这样的吧?!应该要怎样?她说,帮忙。我说,不是喔,帮忙的意思是野餐準备好只有妈妈一个人吃,现在是大家都要吃的话,是什幺?周米谜说,不知道。我说,是大家一起準备,你如果想要快一点,可以跟妈妈说「我可以做什幺吗?」在旁边一直吵一直吵只会更慢而已。(然后我刚刚一边写一边又问她,所以小鸡该怎幺做?她很故意地说:一直说快一点快一点!XD)

所以妈妈把东西都準备好、大包小包地上车也是一样:怎幺大家都坐在那边等,没有一个人下去一起把东西放进后车厢?

这真的好写实地反映出很多家庭週末亲子同时出门的状况:妈妈都是最慢的,因为她要把一切打点好之后才能开始料理自己。

《小鸡过生日》感觉也很梦幻:妈妈带着小鸡去拿蛋糕、爸爸去玩具店拿早就订好的礼物,大家回家一起帮小鸡过生日后,打开礼物是天文望远镜。很不错吧?

但为什幺是爸爸陪着做这种知识性的活动,妈妈就在后面喝茶休息?

翻拍《小鸡逛超市》绘本内页。

《小鸡逛超市》则更有趣一点,小鸡被妈妈阻止了买一堆糖果饼乾后很懊丧地回家,回家后妈妈开始煮饭、爸爸则是洗小孩顺便洗自己,演讲时讲到这本我会问听众:在超市带着五个小孩採买、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家,应该已经累死了,但还是要马不停蹄地煮饭给大家吃。相对而言,爸爸虽然有「帮」小孩洗澡很不错(至少不是丢着给妈妈煮完饭后继续处理小孩了),但他也很爽吱吱地洗完放鬆舒服的澡,跟妈妈还要在厨房里又热又累地煮饭不一样的。

但是关于这个「爸爸洗澡、妈妈煮饭」梗,周米谜有不一样的说法,这是在很久以前,我们讨论爸爸话题时她说的。那时她说她想要一个爸爸,我说要来干嘛?她想了一下说,你煮饭的时候,可以陪我玩。我说这不公平吧!为什幺不是他煮饭我陪你玩?

周米谜说,我大笑。她说,不可以啦!我们小朋友都说,爸爸煮饭很难吃!

相关推荐

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