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大选脱欧与经济前景

  2020-08-02 点击量: 327 点赞820

英大选脱欧与经济前景

    英大选脱欧与经济前景

    不只英国大选,刚过去的法国和意大利大选,以及九月举行的德国大选,都对“脱欧”谈判的过程和结果有影响。英国大选的结果大大削弱谈判筹码,导致英国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斯在首次会谈时已让步,同意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提议先处理英国“脱欧”赔偿金额问题,才开始讨论英国与欧盟双方在自由贸易方面的未来关係。

    谈判破裂与世隔绝

    反之,随着“亲欧”的马克龙在法国总统和国会选举以压倒性姿态胜出后,势必与在“脱欧”谈判立场异常强硬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共同进退,增强欧盟在谈判桌上的优势。意大利地方选举亦削弱民粹主义锋芒,有利欧盟团结一致。至于即将举行的德国大选,除非默克尔与其政党及盟友意外地大比数落败,否则德国在“脱欧”立场上将不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文以六月廿二日刊登在《金融时报》的一篇描述“脱欧”的文章中提到的六个情景为基础,探讨“脱欧”可能性。

    一、谈判破裂,在没有达成任何协议下,英国单方面毅然脱离欧盟。英国将不再受欧盟条约约束,亦没有任何东西取代源于这些协议的数以千计的国际协定。新协议签署前,英国可与欧盟和其他国家在互利基础上商讨新关係,但几乎英国所有行业均会受到在和平时期罕见的不明朗因素所困扰。如因缺乏国与国之间的通关协定,将导致相互边界的贸易陷入严重混乱中;通往欧盟诸国的空中交通亦因缺乏既定规管机制而几乎瘫痪;英国货车司机因无相关驾驶执照而不能驾车进入欧盟诸国;货物在严谨边境管制下被徵收关税;食品进口亦将是个问题。

    任何现有的监管条例,若没有与相关监管机构重新制定新的条例取代,将变得空白一片、杂乱无章。例如居住在英国的欧盟公民和在欧盟的英国国民,将任由居住地国家随意处理。欧盟诸国同样因与英国贸易中断而蒙受损失,欧盟整体财政预算因未能与英国达成任何补偿协议而出现相关赤字。

    增加关税贸易壁垒

    二、英国与欧盟双方同意根据里斯本条约第50条的规定,允许英国“脱欧”,但在其他方面无达成任何协议。因所有重要议题如英国“脱欧”需赔偿金额、移民及劳工政策、关税和自由贸易等都未有结论,故英国根据里斯本条约完成“脱欧”程序后,双方未来关係将重新商议。

    在这过渡期间的贸易,则依据世贸组织的条例进行。这一临时措施对英国企业的影响,将视乎其贸易与欧盟或非欧盟国家数目的多寡而定。得益较多的将是英国製造商,不必面对竞争的则是英国国内供应商。较长远而言,倘英国与欧盟没有优惠协议的国家尽快达成合化算的双边自由贸易协议,这些国家的公司可能较得益。

    相对而言,在英伦海峡两岸参与英/欧贸易的公司将面对更多涉及关税和非关税的贸易壁垒,以及各相关政府的不平等待遇。有传汽车行业关税将是10%、农产品约22%,某些特定物品如牛肉更可能高达50%。其次,在边界通关的延误将更明显,两地公司均需详细填写及满足原产地声明的规定。

    三、所有重要议题未有结论,但增加了只为货品进出口的有局限性自由贸易协议。这样的安排不但为英国与欧盟之间的货品贸易移除不明朗因素,更让英国可自由与其他非欧盟国家商讨双边自由贸易协议。至于英国会否得益,则视乎自由贸易协议的细节,以及协议能否尽快签署。

    服务业税务将递增

    一六年英国与欧盟在货品贸易方面的贸易逆差高达950亿(英镑,下同)。英国与欧盟间的只为货品进出口的有局限性自由贸易协议,可能对欧盟出口商更有利。其次,局限性的自由贸易协议是只为货品进出口而制定,并不涵盖服务行业,服务行业需面对税务和关税的递增。英国服务贸易顺差在一六年达880亿,约佔经济总值80%。在这安排下,金融服务业将失去自由进出欧盟的“护照”,不能再如以往般在欧盟诸国提供与银行、保险和其他金融相关的服务。另外,拥有複杂供应链的公司,仍需应付非关税贸易壁垒及进出关口时的延误。此外,农业也不是组成这类自由贸易协议的基本部分。

    四、在重要议题未有结论下,以“关税同盟”取代只为货品进出口而设的有局限性自由贸易协议。“关税同盟”指的是双方缔结协定,建立统一关税。自由贸易协议涵盖的範围相较“关税同盟”更广泛,包括不仅是关税,还有产品质量、相关规程、準则等。在这样的安排下,英国和欧盟的製造商将不用面对繁琐的出口限制。

    同时,英国公司亦将受益于正与欧盟商议中的贸易交易。这将容许英国进行关乎自身与服务性和农业交易有关的协议谈判,从而制定许多规程,但出口货品关税和货物贸易协议则由欧盟统筹。其次,“关税同盟”并不涵盖服务性行业,英国不能在货品贸易上与其他国家如美国和中国相互制订关税减免协议。这正是“脱欧”的一个主要基本理念。但若欧盟同意与英国保持“关税同盟”,欧盟诸国为免削弱经济利益,必须得到英国承诺其税制减免等,务必与欧盟的相关规程相若。

    不允英涉欧元业务

    五、所有重要议题未有结论下,以一整套与欧盟签订涵盖差不多所有货品和服务的全面性贸易协议,取代“关税同盟”。这将确保英国继续作为欧洲主要金融枢纽的地位,不但可令英国金融界继续为经济增长提供贡献,更可保障该行业超过100万个职位。一六年英国金融和保险行业共佔GVA(毛附加价值)7.2%,达1,242亿。欧盟明言若英国在没有任何协议下“脱欧”,将不会再允许英国继续处理欧元结算业务。对此,高盛即宣布缩减伦敦员工数目,转为扩大法兰克福的分行。摩根大通同样警告在英国“脱欧”后将裁减英国分行员工。日本株式会社三菱东京UFJ银行亦计划把投资迁移至荷兰的阿姆斯特丹以避受“脱欧”冲击。

    若有涵盖全面性的贸易协议,这可为伦敦避免受到类似的灾难。协议涵盖範围越全面,英国主权受到的限制亦将越多。在许多方面,英国将成为欧盟条例的接受者,而不再是规例的制定者。为确保其他欧洲公司得到同样的公平竞争,期望得益于英国国内公共合约和补助的英国公司将非常失望。对于正抱怨因欧盟条例对一切由资本要求延伸至环境準则等事项造成沉重负担的英国企业,亦同样失望。

    六、最后一个情景是一切不变,英国依旧保留在欧盟体系中。对“反对脱欧者”而言,像在噩梦中甦醒。对“支持脱欧者”而言,像是一夜狂欢后甦醒过来般头痛欲裂。不管怎样,这方法在前述所有可能发生的情景中,对英国企业构成最少干扰。

    以英国目前的政治形势看,唯一可在“脱欧”谈判桌上增加谈判的筹码,可能是与非欧盟国家特别是美国和中国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在商议自由贸易协议方面取得坚实进展、或成功签订条件优厚的协议。以事实证明,英国不用倚赖欧盟诸国也可繁荣兴旺。也唯有这样才能在“脱欧”谈判中取得较好协议,较易获得英国国会两院的支持和通过。

    脱欧民调倾向负面

    但对欧盟诸国来说,则恰好相反。欧盟法院裁定任何“脱欧”协议须得到每个成员国赞同,故对英国越有利、越宽鬆的协议,越难得到欧盟所有成员国的批核。此外,在那些坚决拥护欧盟团结的死硬派眼中,容许英国在相较宽鬆的条件下“脱欧”,等同鼓励其他成员国萧规曹随,导致欧盟四分五裂。

    英国执政保守党和主要反对派工党,“脱欧”立场颇坚硬。一贯宣称应尽速与欧盟划清界线,在目前政治形势下,两党即使并非不可能,也难以在此时反口偏离这路线。

    去年“脱欧”公投中,无论是“脱欧”派或“留欧”派,他们提出的论点,多是缺乏证据支持的主观意见,而非基于事实的客观分析。若政治形势改变,或选民需面对另一次“脱欧”公投,结果又会怎样?

    英国独立研究机构NatCen Social Research在六月三十日对“一、你对英国政府在‘脱欧’取得利好的条件是否有信心?”、“二、如果‘脱欧’未能取得双方同意的方案,是好是坏?”两个问题进行民意调查,答案显示:一、无信心佔大多数,约50%;有信心的只得少于40%。二、坏佔大多数,超过60%;认为是好的不到30%。以此观之,为甚幺不再举行多一次“脱欧”公投?若第二次公投仍是“脱欧”派胜出,保守党、工党或联合政府均有强大民意为依归;若“留欧”派胜出,英国政府将有充分理据重投欧盟怀抱。(下)

    锺立雄暨经济研究小组

相关推荐

精彩文章